当前位置:主页 > 无人机 >
雅本化学复牌连续跌停 屡次利用“新冠药物”概念炒作?
发布日期:2022-05-19 21:06   来源:未知   阅读:

  (300261.SZ)仍是当头一棒,直接“一字跌停”,场内的资金就没出逃多少。2月8日

  此前因为前期涨得太过夸张,在1月17日开市起停牌,并对股票交易的异动情况进行核查。这已经不是雅本化学第一次停牌核查了,此前2021年12月29日公司也停牌过一次,并于2022年1月6日开市复的牌。

  2022年1月28日数据显示,雅本化学的动态市盈率达到130.93倍,2021年11月1日至2022年1月28日区间的累积涨幅达到了432.55%。数据远远超过了同行业可比公司,也超过了创业板综指。雅本化学之所以有如此夸张的涨幅,还与其头顶新冠治疗概念有关。

  2021年11月4日,雅本化学的公众号披露了一则快讯,题为《雅本化学卡龙酸酐已顺利量产》。内容显示:雅本化学研发生产的医药中间体卡龙酸酐(CAS no。: 67911-21-1)商业化量产工作顺利,目前月产规模达到20吨。本公司拥有该产品的生产专利技术(专利号:ZL.6.2)。

  卡龙酸酐不一般,根据《Science》杂志( DOI: 10.1126/science.abl4784)上发表的研究结果及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化工团队于2021年12月3日发布的《关注辉瑞新冠药物中间体-异戊烯醇、菊酸》的报告内容,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从工艺流程上可用于合成公司新冠口服药帕罗维德。

  一石激起千层浪,2021年11月5日,雅本化学先涨20%为敬。在互动平台上,也开始有不少投资者询问起雅本化学有关卡龙酸酐的消息。

  终于,2021年12月22日晚间,雅本化学发布第一则异动公告,公司在公告中描述“公司未与公司( Pfize r)直接签署任何合作协议,与其不存在任何直接合作关系,未直接向辉瑞公司供应卡龙酸酐产品”。雅本化学这种看似提醒风险,实则更加含糊的说法,自然起不到提醒风险的作用,2021年12月23日的涨幅为20.04%。而根据雅本化学的预计,卡龙酸酐2021年度销售收入占公司全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约为0.5%-2%。

  这样的说辞显然“不过关”,2021年12月23日深交所下达了第一份关注函,其中就要求公司明确“是否存在间接向辉瑞公司提供卡龙酸酐产品的情形”。

  待雅本化学2021年12月27日涨停之后,12月27日晚间公告,雅本化学再度出面进行风险提醒,不过说辞仍然很微妙。雅本化学表示,“公司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的客户主要为国内客户及印度客户,无法确定公司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是否间接供给辉瑞公司。”

  随即在2021年12月28日晚间,雅本化学回复了深交所的第一份关注函。其中显示,公司未与辉瑞公司(Pfizer)签署任何合作协议,与其不存在任何合作关系,未向辉瑞公司供应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但雅本化学仍然坚持表示,自己也无法确定公司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是否间接供给辉瑞公司。当然,在回复中,雅本化学也透露了更多细节,表示公司卡龙酸酐及衍生产品在手订单为6354.08万元(不含税)。

  由于2021年12月28日再度涨停,于是雅本化学第一轮停牌也就在12月29日开始。另一方面,2021年12月30日深交所再度发来了第二份关注函。

  根据2022年1月5日晚间的回复公告等,雅本化学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产品与辉瑞药品之间的关联,同时也透露合成卡龙酸酐还存在其他合成工艺路线。而中金公司的上述报告中还列示了国内其他3家公司卡龙酸酐合成工艺的相关情况。雅本化学表示,由于国内化工企业众多,不排除存在其他公司拥有除上述几种以外的卡龙酸酐合成工艺路线的可能性。公司不是国内唯一具有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合成工艺的厂商。

  那么第一次复牌后的雅本化学,在2022年1月6日至1月7日累计下跌了21.45%,市场有所收敛,但在2022年1月10日,股价已然企稳,并再度出现连续飘红上涨,2022年1月10日至1月14日区间里,累计涨幅81.53%。于是,雅本化学迎来二度停牌,深交所也在2022年1月19日下发了第三份关注函。

  这一次,雅本化学搬出了“商业机密”。公司称,卡龙酸酐为抗病毒药物中间体,因商业秘密保护等原因,公司不能确定客户采购公司卡龙酸酐产品最终是否用于合成辉瑞新冠口服药。而截至2021年12月22日,辉瑞公司亦未向公司提供任何关于新冠口服药前端原料采购的质量标准,公司不能确定生产的卡龙酸酐产品是否符合辉瑞产品需求,亦无法确定公司生产的卡隆酸酐产品是否为或者能够成为辉瑞新冠口服药中间体。

  另外,雅本化学还获悉,行业内其他生产厂商拟投资建设卡龙酸酐及其衍生产品的生产线,且设计产能远高于公司现有产能。至于上述说的那个专利,是雅本化学花50万元买来的,专利于2016年5月4日获得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

  虽然截至目前,仍然未知雅本化学的间接客户有谁,但2022年2月7日第二次复牌,雅本化学的股价栽了跟头,直接“一字跌停”,全天换手率0.63%,收盘时仍有63万手卖单在跌停板位置排队。第二天2月8日开盘也是大幅度低开,午间收盘时也是跌停。

  从公开的交易信息来看,无论雅本化学给出的答案如何,话题给了游资巨大的炒作空间。

  2021年11月15日龙虎榜显示,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当天就一口气买入3268.54万元,位列买1,东莞四川分公司、中信证券上海漕溪北路营业部等买入金额也超过了1200万元。

  2021年12月20日至22日连续三日龙虎榜数据显示,3个交易日里中信建投北京农大南路营业部疯狂买入9154.02万元,方正证券重庆金开大道营业部买入8337.35万元,上海分公司买入3934.88万元。买方主力里面甚至还有“机构专用”,比如2021年12月23日至27日里,买入最多的便是“机构专用”,累计买入金额高达11654.92万元。当然,雅本化学的龙虎榜中,也出现过东方财富“拉萨炒团”的身影。

  类似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这种席位,不断进出雅本化学,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外,也将雅本化学的股价不断推高。那么2022年2月7日呢,数据显示,“一字跌停”当天,国泰君安上海分公司夺路而逃,卖出了3845.39万元,天风证券上海浦东分公司卖出1775.69万元,广发证券西安南广济街营业部、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也有超过千万的筹码出逃。

  2021年12月2日公告就显示,雅本化学的实际控制人之一汪新芽在2021年11月30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19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7%,交易价为7.24元/股,这样算来,汪新芽一口气就套现了1.38亿元。交易后,汪新芽仍持有雅本化学6500.04万股,占总股本的6.75%。

  关于这个减持,深交所也有过询问,公司称,汪新芽在减持期间,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也不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严格按照内幕信息保密要求,未与汪新芽谈及任何涉及公司财务相关信息及未经公司披露的重要信息或敏感信息。

  2020年2月4日,雅本化学在互动易平台表示,“公司子公司朴颐化学是阿扎那韦(Atazanavir)以及达鲁那韦(Darunavir)关键中间体的主要供应商,其中达鲁那韦主要生产手性药物中间体,达鲁那韦即达芦那韦”,2月5日雅本化学的股价就涨停了。而在当时,有媒体报道说阿比朵尔与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这一情况自然没逃过监管层的眼睛,深交所在2020年2月5日便下发了关注函。根据后续回应,雅本化学表示于2017年申请的酶法制备手性环氧物的工艺专利(专利号: 5.4),随后与国内某制药公司签署了技术许可和酶制剂的独家供货协议,这项技术革新将在未来很快替代硼氢还原工艺。不过手性环氧物2019年的销售收入,只占到公司营业收入的1.93%。而关于深交所问询公司是否利用了互动易平台来替代临时公告时,雅本化学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该事项未达到应以临时公告披露的标准。同时公司在回复汇总,也否认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这事还有后续,在2020年3月26日,雅本化学收到了深交所送达的《关于对雅本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披露显示深交所认为雅本化学上述行为可能误导投资者决策,故对雅本化学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雅本化学董事长兼总经理蔡彤、董事会秘书王卓颖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上一篇:永创智能: 2021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
下一篇:百山祖镇兰泥村:1天获赠11万慈善基金

主页 | 时政 | 国际军事 | 警法专题 | 公益 | 无人机 | 狐度 | 数字之道 | 知世 | 神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