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 >
11亿应收款悬而未决全筑股份陷入死循环
发布日期:2022-01-17 23:52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刚开年,上海全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全筑股份”)就要应付纷至沓来的诉讼。

  不到半个月,全筑股份新增开庭公告30起。仅近两个月,全筑股份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1月13日,全筑股份因没有及时履行15.6万元的法律义务,与公司法人朱斌一同被限制高消费。

  这是全筑股份成立20多年来未曾有过的“黑暗时刻”。究其根本,与上游房地产商的频繁暴雷脱不了干系。截至2021年6月30日,持有的恒大的逾期商票余额就有近11亿元,兑付遥遥无期,全筑股份于2021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及经营现金流均出现大幅下滑。

  无奈之下,全筑股份一面频繁将昔日的房地产商客户们,告上法庭,寻求外力解决之法。另一面,全筑股份实控人朱斌自掏腰包上亿元进行自救。

  1月13日,全筑股份被限制高消费,申请人为宁波群星建材有限公司,案由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号(2022)浙0212执140号。此外,全筑股份的法定代表人朱斌,一同被列为此次限制高消费的关联对象。据悉,此次案件的执行标的为15.6万元。

  往前追溯发现,1月6日,全筑股份就已因该起纠纷案件被列为被执行人。同日,全筑股份还因与上海端茂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同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1.98万元。

  被列为被执行人一周后,全筑股份仍未能及时履行法律义务,最终因15.6万元纠纷,导致公司及法人被限制高消费。

  据查,进入2022年仅14天,全筑股份就新增了30起开庭公告,其中全筑股份因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起诉了多家房地产开发商,包括恒大地产集团江津有限公司、上海绿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绿地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等。而与此同时,全筑股份也因装饰装修合同纠纷被多位自然人起诉。

  乐居财经获悉,成立以来,全筑股份共计成为被执行人3次,都聚集在近2个月内,其中1月6日两次,12月7日一次。累计被限制高消费一次,为1月13日。

  全筑股份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以装饰装修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在全筑的发展历程中,恒大举足轻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恒大都是全筑股份的最大客户。

  数据显示,近两年,全筑股份三分之一左右的营业收入来自于恒大。自恒大暴雷后,全筑股份因与恒大密切的业务来往,手中所持的大量商票成为“烫手山芋”。

  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应收账款已高达23.02亿元。其中恒大占据很大部分,截至2021年6月30日,全筑股份持有的恒大的逾期商票余额就有近1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增加9585.47万元。

  据悉,全筑股份仅接受的恒大工抵房金额就高达2.51亿元。但工抵房变现时间较长,对资金流帮助甚微。不得已之下,全筑股份正式对恒大提起诉讼。

  2021年10月8日至11月16日期间,全筑股份陆续于多地法院起诉恒大集团,要求其偿还已经到期的工程款。目前各地法院发布的受理案件通知,已经高达333起,也就是说全筑股份与恒大之间未能结清的工厂款项至少有333笔,总金额高达2.379亿元。

  随着开发商暴雷的名单不断加长,全筑股份的诉讼对象也在增多。除恒大外,全筑股份还向上海绿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绿地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黄石金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地产公司发起诉讼。

  但诉讼同样难以立刻要回欠款,远水难解近渴。受此所累,全筑股份2021年前三个季度净利润亏损1.73亿元,同比暴跌265.34%。其经营现金流更是大幅下滑318.29%至-2.33亿元。资金流紧张,或也是导致全筑股份频繁被诉讼的原因之一。

  除净利润亏损和经营现金流大幅下滑外,全筑股份还有多个经营数据透露出公司或存在更大的经营风险。

  在毛利率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毛利率为8.88%,同比下降37.50%,近5年来毛利率首次跌破10%。当然,毛利率与营业成本不无关系。今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营业成本为29.87亿元,同比下降12.12%,下滑幅度要小于营收幅度。

  且在营业成本的构成中,全筑股份管理费用为1.12亿元,同比增加12.04%,且明显高于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

  此外,全筑股份的负债率也在攀升。今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负债率为75.83%,去年同期则为74.59%。而从近五年来看,全筑股份负债率均高于70%。2017-2019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负债率分别为70.48%、74.65%、76.86%。

  业绩亏损,经营现金流暴跌,负债率难控。经营压力下,全筑股份实控人朱斌不得不自掏腰包来帮扶。

  2021年12月22日,全筑股份连发两份公告,一份公告是全筑股份董事长朱斌减持的公告,减持股数为1160.11万股,减持目的是用于个人资金需求。

  而另一则关联交易公告则披露,全筑股份拟在未来12个月内向控股股东朱斌申请借款,额度合计不超过1亿元(含1亿元),年利率为8%。目的是为了满足为全筑股份日常运营的资金需求,提供流动支持。

  要落实“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依法遏制“借名买房”“法拍房”炒作。

  中梁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由境内银行账户汇出所有必需的资金至其境外银行账户,用于偿还一笔优先票据本金金额及应计利息。

  1月17日,祥生控股集团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与浙旅湛景置业订立股权转让协议。

  近日,北京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被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罚款2万元。

  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和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的中标利率均下降10个基点。

  1月15日,据北京市纪委监委官方微信公众号清风北京报道,华润置地华北大区北京公司原副总经理黄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上一篇:高档葡萄酒配限量版NFT!姚氏酒庄成为NFT弄潮儿
下一篇:钟姓唯一开国上将湖南人一子是少将一孙女儿是漂亮女明星!

主页 | 时政 | 国际军事 | 警法专题 | 公益 | 无人机 | 狐度 | 数字之道 | 知世 | 神吐槽